Selene

【伪装者】【姐弟粮食向】粥(小段子)

明楼今天醒得迟了。昨晚多饮了两杯酒,现在还有余劲。他起床时看看已经大亮了的天色,手背抵住又开始隐隐作痛的额头。

明家规矩大,历来是没有饭桌上专等着谁的。明楼晃晃悠悠地下了楼,想着阿诚昨日被他派去出差,这个时间早饭大概是指不上了。

“怎么这么晚起来?”明楼一愣,却见是本以为去了苏州的姐姐明镜正端坐在沙发上,眼神从手中的报纸上空直直地向自己杀过来。明楼登时清醒了些,放缓了语气:“昨晚经济司设宴,我多喝了几杯酒,早上就睡过了头。姐姐不是今天一早要去苏州?”

“你和那些牛鬼蛇神的应酬,不必说给我听。”明镜哼了一声,没回答他的话,放下报纸回头喊,“阿香,把火上煨的粥给大少爷端过来。”

明楼习惯性...

葛老师的愿望,安杰的咖啡。


无聊时本来在逛B站看我哥哥,突然翻到了一个专发大姐资源的阿婆主,就进去随便看看。看了《父母爱情》中葛老师的cut,感觉自己简直要成孔笙导演的脑残粉。和温州一家人中的日跳欧巴类似,葛美霞老师也是个有着起承转合的小配角,戏份虽不多,整个人的故事却十分完整,寥寥几笔间性格真实且丰满动人。单把这个人的戏份抽出也是可以当做电影看的。

葛老师的青年和中青年时期是完全作为女主安杰的同事兼闺蜜,和安杰同时出现的。除却中间有过一次和老丁的好感纠葛、有过一次带来了男女主的误会之外,她仿佛每次出场都是在和安杰喝咖啡,反复地刻意强调安杰的家庭出身和生活习惯,与她们当时所处环境的格格不入。

年轻的葛老师在斜坡上轻轻...

2015年底,关于靳哥哥随手记两篇。

毕竟这里已经是我唯一的博客,还是要随手除下草的。

两篇写于2015年底的随手记。都是关于靳哥哥。新年快乐。❤


再见你我会微笑的。

——这是一则没有见到靳哥哥的repo,写于一个快被冻僵却不怎么难过的晚上。

我知道李健邀请了我哥做他的讲座嘉宾时是周二,周二我特别忙。当时忙里偷闲刷了下微博看到这条消息,也没来及和群里的小伙伴讨论,转了微博就忙忙地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直到中午看到希阳阳私我:霜霜,我决定要去人大了。
我当时激动得厉害,连周四我是要上班的这件事都完全没有考虑,抓了个空隙就和黄牛定下了位置,付了定金。之后开始有点心慌,是一种欣喜和紧张杂糅在一起的感觉。我对靳东老师一直有种如同面对明...

荷叶相思

——遥月番外。刊载于女侠饶命组月如同人本《回眸人似月》。

文/离月湮霜

暮春时节,日已西斜了。
江南的四月天是最美的日子,彼时所有的春寒料峭都已远去,树下花间用尽所有的绚色去迎接火热的夏。晴的时候阳光毫不炽烈,只是明媚喜人,尽全力温暖一春的草长莺飞。雨的时候就更惬意了,诗云梦入江南烟水路,雨中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万籁俱寂,世间只余下滴滴答答的轻快音律,让人无法抑制的爱上梦里那个水墨画一般的江南。
月如正在小厨房文火慢煮她的荷叶粥,心下奇怪那个扭股糖似的小丫头今日怎么没来缠着自己。府内走了一遭,忆如既没在书房乖乖摆弄昨日缠着她教的琴,又没在练武场拿着小桃木剑耍那两式半林家剑法,月如心下记挂着荷叶粥,虽感...

静默唱支温柔的歌

文/离月湮霜


题目也许名不副实。事实是今晚你在舞台中央小小身影巨大能量,我在看台边缘又笑又叫燃烧青春。可我想到这句话又会觉得无比贴切。因为我想你的内心是在安静唱歌的。就像我的内心也在安静的听一样。


是的我是第一次在我自己的城市听你唱歌。我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五年,有整整十三年都陪随着你的歌声。久到足已我将它们挂满所有涉足过的大街小巷。沿着记忆追溯时间的尽头,缓慢开启的时光之门内映像着我的青春。每一副画面中都交织着你的歌。


——初遇是在记不清位置的小店飘出天籁一般的风筝、回家路上的路边摊支起行军床上堆成小山一般的盗版磁带中我一眼看到粉色未完成、初三教室里和同桌一起唱爱从零...

慕湮的所遇所爱

文/离月湮霜

剧透慎入。焕湮党慎入。

一家之言,不喜勿喷。

{谨以此文纪念我在云荒中的初心慕湮。}

 

大约那在八年前,我常常在上课的间隙埋头苦读一本奇幻小说《镜·破军》。

那时正是最被学业压得透不过气的高中年代,身处十分踏实努力人人都是学霸的重点班,我不着调的看闲书行为每每收获后座学霸妹子斜来的鄙夷目光。

那时第一版听雪楼刚刚出版完结。后来再版无数的镜系列只出了两本,后续文章还在创作中。武之魂大多是旧作,借着月姐成为“武侠畅销天后”销量一路飚红的势头正一本接一本出得热闹。

我是在那个时候,一字一句地读当时最喜欢的《东风破》。那篇借了周杰伦第一首中...

经年絮语

文/离月湮霜


活动开展了着许多天,一直等到了截止日期以外,我却迟迟未动笔。我在策划案里说,经年心绪是要写给在电脑前微笑的她,是要记录这些年来自己的如水时光。所以即使思维再凝滞,落笔再迟缓,我也试图留下些絮语,做一份不忘却的记忆。

第一次和月姐擦身而过是在05年。那是中考过之后的旅行,并不是很想去的目的地和始终头昏脑胀的晕车感,让我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怠懒说话。翻报纸时猛然看到月姐在那天来了图书大厦签售的消息难过的险些哭了出来,之后的小半个假期想起便悒悒不乐。

那时我还未曾见到网络上的大千世界,不知有百度贴吧,未曾想过我在以后的以后,竟会在一个看似飘虚的所在滞留经年,与这许多人相得...

当冬夜渐暖。

——《御衣黄》《长生草》补遗


其实是因为宿舍里网络超时,还没来及买新的网卡,百无聊赖中拿起了搁置书架上连月有余的《花镜》。翻看了一遍新增的两则故事,御衣黄和长生草。看的时候是不费什么心思的,只用来打发辰光,我以为终究还是对世事不平的嘲讽,或是酸楚却无力的抗拒。然而结局的温暖全然出乎意料。我捧着书愣了半晌,阖上眼,认真的被感动。

合上书想写这一则自己的所思所感,首先跳入脑中的就是当冬夜渐暖这五个字,那是一首歌。其实那首歌的主题和我要说的并没什么关联,只是那五个字太温暖,诠释出的美好让我难以割舍。

距离第一次看花镜已经过了好几年,时间太久,我已很难记得每一篇故事的具体内...

风吹着我跑向远方

你说我有多少该记下的东西没写过呢。我也不知道了。

总是觉得要腾出一个专门的时间,为你事无巨细的留下一些回忆,然后在很久以后猛然听起你的歌,回望着记忆中的你和我还能微微笑。可是,这样那样的相遇里,我总是很难提起笔。

因为太爱了吧。因为觉得自己的文字浅薄且苍白。因为觉得这些都不能与你相提并论,甚至配不上我自己的爱。所以我神经质一般的写和你有关的段落,写一段删一段。恶狠狠的鄙视明媚忧伤的自己深陷其中,然后苦笑这样也能算是青春如风。

但终于我还是回到了苍白的屏幕前,因为即将到来的是太重要的一刻。是你在你以后生命中始终需要牢记需要惦念的一刻。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因一个生命中未有真正交集...

【情人节贺文】白首不相离——记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古典情侣 下(风霜合作)

沈洵&谢鸿影(出自《剑歌》 文/离月湮霜)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读剑歌之前,这首虞美人在我心头萦绕了好多年。其实时至今日我也只能体会这种少年听雨歌楼上的潇洒快意。邀三五好友即可一杯酒一夜歌。
所以看到剑歌的时候,完全是臆想着属于另一个年纪的情感。那是再不同于少女情怀总是诗的懂得与默契。沈洵小谢,老友十年,君子之交,相知相守,平淡如水。其实我本以为他们会一直像这每年重阳一小聚的十年一样,在江湖的边缘躲避开经年的风雨如晦,然后不羡鸳鸯不羡仙。
可是我忘了,小谢再不是昔年那剑挑长虹,一举夺下红颜剑的少女。时光滔滔,抹去了旧日恋人方之...

重度大處女座綜合症患者。
傲嬌成性。疑似高冷。
靳哥哥的乖迷妹。
讀書練字寫繁體。
下次巡迴再遇見。
尚好的青春都是你。
唐宋粉。道姑心。
詩詞跨專業。網遊風景黨。
滄月吧的第九年。
時光中感謝的永遠比遺憾要多。
英格蘭。利物浦。#YNWA#
Steven Gerrard.You are the legend.
誦經。讀史。
做一個行遍天涯的夢。

足涉一溪雨,漂泊葉上霜。
行走江湖。此生只合江湖老。

© Selene | Powered by LOFTER